设置

关灯

第十一章:秀儿难产 白柳出世(1/2)

原域名已被污染,请记住新域名www.bqzw789.org



    白喜和往常一样,会出去打渔,会上山砍柴,只是比平时出去的要晚,比平时归来的要早,但干活却更卖力了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秀儿想了很多,白喜对她越好她越是愧疚,她不想让白喜背这个黑锅。

    这天,秀儿跟白喜说想到集市上去逛逛,白喜说要陪着一起去,被秀儿拒绝了,秀儿很坚持,白喜便作罢。

    集市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,为了不被黄府的人认出来,秀儿还特地戴了一顶草帽,帽檐压得低低的。

    没有多耽搁,直接进了一家药铺,让掌柜开了堕胎药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秀儿回到家中,白喜还没有回来。天色还早,她得在白喜回来之前把药煎了。

    约莫一个多时辰,秀儿端着汤药正打算喝的时候,听到门外白喜的叫声:

    “秀儿!!你看我买什么回来了。”茅屋的门是开着的,白喜隔着老远就看见屋里的秀儿,兴奋地扬了扬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秀儿看的真切,那是婴儿的襁褓。

    秀儿心中突然一阵刺痛,好像心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,让她难以呼吸,顿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秀儿你看,我给孩子买......”白喜走进门口突然看到秀儿满脸的泪痕,刚说到一半的话都打断了,连忙问道:“秀儿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白喜看着桌上的汤药又问:“是不是这安胎药太苦了?”

    秀儿擦了擦眼泪,提起精神说道:“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。”说着拿过白喜手中的襁褓。

    秀儿把襁褓托在手上,细细的抚摸着,好似在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想去集市上找你的,和你一起去给孩子买点衣物,没曾想你回来的这么早,所以就只买了这个襁褓。”白喜端起了桌上的汤药递到秀儿面前说道,“先把药喝了吧,都快凉了。”

    秀儿看着孩子的襁褓,看着白喜期待的眼神,已经完全没有堕胎的念想了,她想生下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不想喝药了,你帮我倒掉吧。”秀儿低着头轻轻地推开了药碗。

    “安胎药喝了对你有好处,怎么能不喝呢!”白喜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是不想喝!”秀儿说着还耍起了脾气,一扭身坐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为了不想让秀儿生气,白喜也没再说什么,微微一叹气,把药泼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时间总是过的飞快,转眼就是年关了,湖面早已冰冻,白喜除了上山砍柴去集市卖钱,偶尔还能在山里捉点野味给秀儿补补身子,而秀儿早已大腹便便,再过几日便要临产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子秀儿总是腹痛难忍,白喜怕是秀儿要生了,赶忙去隔壁赵家村把产婆接来。

    这天秀儿的羊水破了,产婆赶忙让白喜去烧热水,房间里传出了痛苦的呐喊声,白喜一盆一盆的热水往里面端,即使是冬天,白喜的额头都能看到些细汗。

    “夫人,用点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使点劲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秀儿紧紧的抓着被子,指甲都快插进被子里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房间里,产婆的喊声和秀儿的痛苦声不绝于耳,白喜的心也一直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五六个时辰过去了,产婆依旧没有出来,但是房间里的声音却越来越弱了,白喜还是一趟趟的往房间里送热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啊?”白喜站在帐外,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怕是要难产啊。”产婆对着帐子外面的白喜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产?怎么会这样呢?会不会有事啊?”白喜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“别太担心了,哪个女人生孩子不从鬼门关前走一遭?”产婆说着又对秀儿喊道,“夫人,使劲...别睡啊!”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,白喜总感觉有股不好的气氛一直萦绕着他。

    忽然,房间里传出哇哇的声音,白喜顾不得许多,连忙冲进屋里走到帐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是男是女?秀儿还好么?”白喜既兴奋又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个女孩。”产婆用襁褓裹着孩子抱给白喜看了一眼就放在了秀儿身边。
( 本书网址:http://wap.bqzw789.org/670/670865/ )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
如果浏览不正常,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。
退出阅读模式,可以使用书架,足迹等功能。